15歲女孩鄉村體驗第3天甜:終於在鬆土時賽過姐姐 酸:身體不舒服喊著要回家來源:新文化報 - 新文化網
    鄉村體驗即將過半,薰兒跟我們一樣,逐漸適應了早睡、早起,除草、翻地的日子。
    經歷過前一天的疲憊,昨早,聒噪的公雞,基本沒能打擾我們的酣夢,兩個丫頭更是睡到6點才醒。
    又是新的一天,薰兒將要面臨哪些挑戰?第二天晚上,媽媽曾在給記者的電話中給薰兒提出了新要求,能否順利落實?
    平靜了兩天下來,女孩突然焦急地懇求記者借手機,她想要聯繫誰?
    究竟遇到了什麼事?
    ■默契
    細心姐姐幫忙 通過洗臉關
    薰兒到家的第一天,麗元曾悄悄告訴我們,“看來我和妹妹都是慢熱型,需要時間慢慢磨合。”
    兩天下來,姐妹倆似乎形成默契。彼此的話雖不是太多,可四目相對,一個眼神,就足以讓對方領悟。
    昨早,佟家村的晨霧,散得比往常要晚。6點鐘,玉米葉上的露水,仍晶瑩剔透。
    “外面冷,都多穿些吧!”聽了我們的提示,薰兒拎起昨天被她丟在角落的牛仔褲,用手“乾洗”掉上面的泥,“還能穿。”
    下地,拿洗漱袋,卻站在窗邊猶豫。“水都燒好了,過來洗臉吧!”麗元打破了“僵局”,“多倒些,這樣洗著才舒服。”邊倒水,麗元邊試水溫。“熱了。”她舀了小半瓢涼水兌進去。
    ■計劃
    制定日常計劃表?“不要”
    24日下午,趙娜來電話,詢問女兒薰兒上午下田的表現。聽完後,她堅決地說:“沒收她的小說吧!”
    趙娜希望我們能代替她管教薰兒,要求她執行應該完成的任務,“否則她又會像在家時一樣,只是自己做自己的,別人說什麼她都不理。”她說,應該讓薰兒制定每日的計劃表,何時起床、洗漱、做飯、洗碗、下田、休息、做作業等等,必須按日程表執行。
    昨天早飯過後,我們跟薰兒、麗元坐下來商量計劃的事,薰兒嘟起嘴,說“不要”。她喜歡在適當的時間做想要做的事。
    薰兒帶來了英語、語文兩大本暑假作業。112頁的英語,一頁未動。86頁的語文,只寫了20多頁。按4天時間計算,在回家之前完活兒,每天要寫28頁英語和20頁的語文,她面露難色。麗元給她搬來小炕桌。無聲的支持,讓妹妹無法抗拒。
    我們本想將一天的作息時間白紙黑字寫上,可薰兒很抗拒,“上午留兩個小時寫作業,每天按計划進行。其他的事就靈活應對吧。”我們沒反對。
    ■勝利
    給白菜鬆土
    先完工後主動幫姐姐
    昨天天涼,原本要去地里,臨時改在後院的白菜地。一共六根壟,柳相芳說,秋天差不多能收穫六百多棵大白菜。一撮撮小菜苗透著明亮的嫩綠色,“咱們給它松完土,就長得更好了。”
    拿過鋤頭,柳相芳做示範,然後輪到薰兒和麗元。鬆土的原則是不傷及菜苗,又能將旁邊的土翻過。
    初次接觸,薰兒做得不順手,握鋤頭的力度和鏟土角度都不對,柳相芳手把手教。
    再做時,薰兒就掌握了技巧,不僅土松得好,腳下的線也很直,很快就超過姐姐。
    三根壟,薰兒一氣呵成松完,手心泛紅,喘著粗氣。姐姐還在松最後一壟,薰兒提著鋤頭過去幫忙,很快,白菜地就被姐妹倆搞定了。看著壟溝里留下的一串腳印,兩人相視而笑。
    ■朋友
    要帶麗元看新片“華晨宇可帥了”
    中午,薰兒想借用手機,“我最好的朋友想要離家出走。”她的朋友因為老被爸爸管著,不讓她玩,所以想離家出走。
    鄉村體驗的第一天,薰兒就曾向我們借手機上QQ,“那天她就告訴我想離家出走的事了,這兩天我都沒跟她說話。回去之後,她一定恨死我了。”
    這是鄉村生存體驗3天以來,薰兒第一次主動講述她的朋友圈。她有3個最好的朋友,包括這個想出走的女生,“之前我曾經因為在家鬧彆扭了,想離家出走,她們都給我發短信、QQ,勸我不要走,其中一個寫了很長很長的信,我好感動。”薰兒覺得,現在好朋友也面臨了她曾經的困惑,她無論如何都要站出來說句話。
    薰兒的話入情入理,我們答應了,但約定只能通過QQ聯絡。朋友沒在線,薰兒給她留言,想了半天,寫出一句話:“家長說話做事都是為了你好……”———這或許也是她一直在糾結但現在終於想通的一個道理。
    上了幾分鐘QQ,薰兒說話算話,很快下線,但仍戀戀不捨地滑動著屏幕,“能不能找首歌聽聽?”
    她賣萌的表情楚楚可憐,我們只好答應。“看過《冰雪奇緣》嗎?”薰兒邊問邊在搜索框里輸入了主題曲《Let it go》,點擊播放,小聲哼唱。
    “麗元是在長春六中讀的高中,但這三年她都沒怎麼在長春逛過。”我們提到了麗元的事。
    “等7天結束了,帶她去長春玩幾天。”薰兒說,要帶麗元去看電影,近期上映的《神筆馬良》,還有快樂男聲主演的《我就是我》,“華晨宇可帥了,她肯定也喜歡。”
    ■想家
    身體不舒服,情緒終於爆發
    吃午飯時,薰兒念叨過肚子痛,但看她把整碗飯都吃完了,我們就沒多問。
    午飯吃完,她仍然去幫忙收拾碗筷,但回來後悄悄說,可能是因為今天剛到生理期,所以才肚子疼的。張家人多,小姑娘不好意思,就一起到我們住的地方洗內褲,喝紅糖水。
    打好水回來,薰兒洗得很慢,一直在念叨肚子痛,突然,停下手,看著我們說:“我要回家,再在這兒待下去,我就瘋了!”
    問她是不是想家了,她點頭承認,“在家的時候,媽媽會給我煮紅棗薑水。”
    儘管在鬧情緒,薰兒仍然把手上的活做完。這時,麗元來找她了,聽說她肚子痛,麗元去燒了壺水,灌到瓶子里,遞給薰兒,“用這個捂一會兒肚子,躺一會兒,就能好多了。”“謝謝。”薰兒接過來,跟著麗元回家了。回家之後的整個下午,薰兒一直扎根在炕上,躺著發獃。
    心疼薰兒的身體,柳相芳決定不去玉米地了。在大家的督促下,薰兒拿起語文作業,一口氣寫了20多頁。
    天色漸黑,燈壞了,兩姐妹靠在炕邊看節目,生存體驗的第三天,就在《快樂大本營》的喧鬧聲與兩個女孩的歡笑聲中走完。
    本報記者 董春梅 趙實  (原標題:甜:終於在鬆土時賽過姐姐 酸:身體不舒服喊著要回家)
創作者介紹

襯衫

dz19dzdqv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