圖為新餘市委政法委常務副書記、維穩辦主任傅塘根接受記者採訪。法制網記者 黃輝 攝
  文/圖 法制網記者黃輝
  10月18日,《法制日報》記者隨“和諧平安贛鄱行”新聞採風團來到了江西省新餘市。在這裡,記者見到了一位具有傳奇般人生經歷的“鐵血硬漢”——新餘市委政法委常務副書記、維穩辦主任傅塘根。
  8年邊境參戰,10年社會維穩,數次身負重傷,幾欲牽手死神,至今彈片在身,生命時受威脅......57歲的傅塘根既有著傳奇般的人生經歷,也留下了許多可歌可 泣的英雄事跡。這位曾經的戰鬥“英模”,在部隊出生入死,屢立戰功;到地方“本色”不改,再樹豐碑。
  2004年從團級幹部轉業至地方後,傅塘根一直在新餘市從事維穩工作。十年來,他始終保持“戰士”姿態,時刻不忘黨性原則,竭誠為民排憂解難,每有重大社會“隱情”,總是第一時間衝鋒在前,為維護新餘地區社會和諧穩定嘔心瀝血、殫精竭慮。也因為有了他的貢獻,新餘連續5屆榮獲全國社會管理綜合治理優秀市,3次捧回“長安杯”。傅塘根本人也先後榮獲全省優秀軍轉幹部、全國涉軍維權先進個人、全國政法系統優秀黨員幹警等榮譽稱號。中央電視臺軍事頻道還曾根據他的事跡,來新餘採訪錄製了一個名為《團長返鄉記》的專題片,播出後引起社會廣泛反響。
  “只要活著,就要爭取多為黨做點工作”
  在新餘市政法大樓,多年來,儘管保安換了一茬茬,但他們都熟悉一個身影:中等個子,身材壯實,步履穩健。這個身影每天早晨6點40總是準時出現在大樓門口,足足比其他人整整提前了一個小時上班;而中午1點30,這個身影又會出現在大樓前,此時離正常上班還有一個小時。這個有點“另類”的身影就是傅塘根。
  長年的部隊生活,傅塘根養成了每天早起的習慣。清晨5點多起床後,不管颳風下雨,他都要在外面跑上至少5千米,然後回家洗上一個冷水澡。傅塘根說,他就是靠這樣的堅持鍛煉,來對抗體內的彈片。傅塘根曾經在對越自衛反擊戰中身負重傷,至今體內還遺留有數塊彈片無法取出,嚴重威脅他的身體健康,醫生曾經告訴他,他的壽命最多能活到60歲。傅塘根自知有生的日子不多,47歲轉業至地方後,他日以繼夜地工作,狠不得一天掰著兩天用。他常說,自己能從戰場上活著回來,是黨給了他生命,是黨給了他現在的一切,他的一切也應該是屬於黨的,只要活著,就要爭取多為黨做點工作。所以,他堅持每天早上提前一個小時上班,接待來訪群眾,讓其他機關同志上班後能有一個清凈的環境;中午吃完飯就回到辦公室,有事辦事,沒事就在辦公室的沙發上休息一下。別小看每天這“多”出來的一二個小時,10年來,傅塘根就是利用這每天提前上班的一二個小時,接待來訪群眾5000多批次,為群眾解決實際問題4000餘件次,受到群眾普遍稱贊。而由於長年苦口婆心地做群眾的思想工作,傅塘根聲帶受損,原本中氣十足的嗓門變得沙啞了起來,有時甚至連話也說不出。
  作為政法委的一名領導幹部,傅塘根除了堅持接待群眾來訪,還十分重視維穩工作機制體系建設,他先後主持修訂了《新餘市重大決策社會穩定風險評估辦法》、《新餘市重大事項社會穩定風險評估工作制度》、《新餘市處置群眾性事件工作應急預案》、《新餘市維護社會穩定工作規程》等一批規範性文件,推動了人民調解、行政調解、司法調解“三調聯動”從試點到全市推廣工作的開展,創新了維護穩定督查機制,組織建立了維穩信息聯絡員隊伍,為新餘的維穩長效機制建設作出了重要貢獻。
  在面對一些突發性事件時,無論白天黑夜,傅塘根總是第一時間趕到現場,果斷處置,或將矛盾和社會影響化解在萌芽狀態,或阻止事態進一步發展惡化,有力地維穩了社會穩定。
  2013年冬,市直某單位幹部在外應酬時因酒精中毒不治身亡,家屬意欲在市人民醫院鬧事。當晚12點多,傅塘根在睡夢中接到電話,強烈的責任感讓他從床上一躍而起,顧不得多穿衣服,也來不及打司機電話,匆匆跑步出門。外面天寒地凍,夜深人靜,一輛的士也沒有,為了趕時間,傅塘根便一路跑步來到離家數公裡外的市人民醫院,等到醫院時內衣竟被汗水濕透,冷得直打哆嗦。為了保持體溫,傅塘根不得不不斷雙腳跳動,保持“跑步”姿態,就這樣堅持在醫院做死者家屬的思想工作,直到東方發白,硬是讓家屬感動得放棄了進一步“鬧事”的打算。
  今年春節過後上班第一天,凌晨12點20分左右,傅塘根在家接到市人民醫院打來的電話,稱醫院一名主治醫生被病亡家屬挾持到歐里鎮去了。醫生深夜被病人家屬挾持在外,這在新餘歷史上還沒有發生過,如若處理不當,極易引發人身傷害事件,造成惡劣的社會影響。自感事情重大,傅塘根一面打電話指揮調度有關部門派人前往處置,一面穿著棉衣棉褲隻身出門,在外攔了一輛的士,直奔歐里鎮。可車到效區市看守所附近,司機看他這身裝扮,深更半夜要趕去鄉下,害怕出什麼事,再也不願前往,把他扔在路上,掉頭而去。傅塘根,這位市委政法委的常務副書記,此時一個人站在漆黑的效外,在剌骨的寒風中苦等了半個多小時,終於調來了一輛警車,最後在歐里鎮將挾持醫生的車輛攔截了下來,成功將人質安全解救出來,避免了事態進一步惡化,而傅塘根直到凌晨5點才回到家,小憩片刻就又回到了辦公室。
  每年的重大節日、重大活動期和重要敏感時期,都是傅塘根最忙的時候,維穩的壓力常常讓他徹夜難眠。去年“兩會”期間,傅塘根連續工作了4天4夜,只吃了6餐飯,睡了不到6個小時。超強度的工作,加上體內的彈傷,讓傅塘根時常感覺頭暈目眩,有時站久了坐不下來,有時坐久了又站不起來。但他堅守崗位,從來沒有休過一天假。今年“兩會”期間,傅塘根又連續一個多星期沒合眼,長期的緊張、勞累讓他一頭黑髮在三天之內全部掉光。女兒見狀預感到父親快“不行了”,禁不住在微信上“大哭父親”。沒想到這條微信被父親的戰友看到,戰友們以為傅塘根“大限”已到,紛紛從全國各地趕到新餘,想“送別”這位昔日的戰友和英雄,後來才知是一場誤會。
  但傅塘根早已將生死置之度外,他每天還是像往常一樣上班,保持著樂觀的心態和看似旺盛的精力,“只要能活到60歲,我就為黨工作到60歲。”
  “黨員幹部,就要最大限度維護群眾利益”
  傅塘根喜歡接近群眾,而他每天面對的,大多數是弱勢群眾。對於群眾的合理訴求,他總是盡最大努力給予滿足。他常說,自己從小就是一個孤兒,黨給了他那麼多,他沒有理由不替黨分憂,不為民辦事;而作為一名受黨教育多年的領導幹部,他更應該時時把群眾的疾苦掛在心上,最大限度維護好群眾的利益。無論是上訪群眾,還是掛點村民,只要群眾有困難,他都會竭力給予幫助。
  葉玉秀是上饒市一名退休教師,兒子在新餘開診所,因為在煙攤買煙,被店主懷疑偷竊,追打致重傷,後醫治無效死亡。為幫兒子治傷,葉玉秀傾其所有,還借了30多萬元的高利貸。兒子死後,葉玉秀多次赴新餘為兒子討說法未果,後訴至渝水區法院,法院判決店主有期徒刑11年,並處民事賠償46萬元。但賠償款一直到不了位,葉玉秀因還不清高利貸不敢回家,只好經常到市裡來上訪。傅塘根接到葉玉秀的信訪件後,心裡十分同情。他多次找到葉玉秀,安慰她老人家,並督促法院加大執行力度。為幫助葉玉秀解決經濟困難,傅塘根帶頭為她捐款1000元,受他的影響,渝水區法院幹警自發為她捐款近萬元。傅塘根還從市慈善總會為葉玉秀爭取慈善款1萬元,從市涉法涉訴救助基金爭取10萬元,最大限度保護受害者的合法權益,葉玉秀對此深表感激。
  70多歲的鐘經邦老人是新餘市的老上訪戶。因為他在城中村的一處自建房一直拿不到土地證,鐘經邦老人自1986年以來不斷上訪。為徹底解決鐘老的問題,2008年10月,傅塘根組織召開由國土資源局、街道辦事處等領導參加的協調會,並向市政府報送處置工作報告,建議由市政府出面,將鐘老建房用地徵為國有土地,解決相關經費和辦理房產證、土地證等問題,最終促使了鐘老的訴求得到了徹底解決,鐘老也不再上訪了。
  2010年5月,新餘遭遇數十年罕見的特大暴雨襲擊,部分地區發生洪澇災害,群眾生產生活受到嚴重影響。為抗擊洪災,傅塘根臨危受命,擔任新餘市搶險救災督查指導工作組組長。自災情發生後,他不顧傷痛在身,連續6天深入災區,淌深水,踏淤泥,走村串戶,訪困察險,指導群眾自救互助,協調解決應急問題,並自掏腰包2500餘元,慰問特困群眾。在他的組織協調下,7895名受災群眾得到妥善安置,確保了災區群眾人心安定和社會穩定。而由於長時間勞累,傅塘根舊傷複發,一個人偷偷跑到醫院去打點滴。
  在群眾眼裡,傅塘根是“好幹部”。渝水區羅坊鎮村民周愛菊因借貸糾紛,不但錢討不回來,還被債負人打傷,為此多次上訪,“不信找不到好幹部”。後經人指點,周愛菊找到傅塘根,沒想到傅塘根很熱情地接待了她,還多次協調有關部門為她追債,最終幫助她討回了借款。周愛菊逢人就說,“傅書記是個真心為民的好幹部。”
  在同事眼裡,傅塘根是“大英雄”。簡志剛是市委政法委維穩辦副主任,與傅塘根共事8年,在他眼裡,傅塘根敢做敢為,敢於擔當,無私無畏,對黨忠誠,抱著傷痛之身捨命工作,有著強烈的事業心和高度的責任感,“他既講原則,又註重靈活性,在維護穩定的同時,總是最大限度維護群眾的利益,是個真正的‘大英雄’!”
  (原標題:傅塘根:十年維穩路 生死談笑間)
創作者介紹

襯衫

dz19dzdqv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